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 > 写作素材 > 正文

话题写作:清华大学“不会游泳不能毕业”,算不算好校规?

作者:佚名 录入:shy 来源:《语文报·高考版》 2018-04-23 15:47:53 
 最近,清华大学校长宣布,从2017级本科新生开始,不会游泳不能从清华毕业(身体等特殊情况除外),引起了非常大的争论。如此校规,是否合适?清华大学重启90多年前的老校规,让这所百年高校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校长邱勇教职工会上宣布“不会游泳不能毕业”
 
不会游泳就不能毕业,赞成者拍手称快,反对者则认为此举失之武断。
 
赞成者认为,清华大学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著名学府,旗帜鲜明地推出“不会游泳不能毕业”的校规,必然会促使学生认真练习游泳,从而增强体质,对全国高校能起到榜样作用。
 
而反对者则认为,每个学生个体有差异,有些学生就是学不会游泳,不能游泳就不能毕业,太失之武断,应该给学生更多的运动选项。
 
其实,从反对者的声音可以看出,多数反对者只是认为仅以游泳作为一种评价手段过于单一,并不反对高校加强学生的体育锻炼。
不过,如果单纯地从增强体质的角度来评价清华大学重启老校规的作用,显然并没有理解体育的真正内涵。
 
媒体发声
 
完全人格,首在体育
 
清华大学素有重视体育的传统,上世纪50年代提出的“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口号,激励了一代又一代清华师生,在全社会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清华大学重视体育,体现的正是他们百年秉持的“育人至上,体魄与人格并重”的体育观,也正是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所说的“完全人格,首在体育”。
 
体育本来就是教育的一部分
 
体育是最好的身体教育,是一种意志品质和思想教育,体育本来就是教育的一部分。然而,近些年,在国内教育中,体育被边缘化,不仅造成体育不被重视,导致学生体质逐年下降,也令体育的教育功能、体育的人格塑造功能被忽视和弱化。因而,清华大学重启90多年前的老校规,表面上是为了增强学生体质,实际上是尝试让体育回归教育、重新发掘体育的教育功能,这比单纯增强学生体质更具有深刻的意义。
 
已有很多大学把游泳课作为必修
 
自2000年北大进行体育教学改革起,游泳就被列入了本科生必修课,学生连续游完200米才可过关,获得1个必修课学分;2011年,厦门大学将游泳作为本科生必修课,占1个学分,男生连续游100米、女生连续游50米为考试通过,获得学分。除了上海海事大学、大连海事大学这些一定会把游泳作为必修课的大学外,还有四川大学、宁波大学、上海大学、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中国药科大学等高校,都把游泳课作为或曾作为大学的必修课程。
 
请注意,必修课的意思是,如果考试没通过,补考又没通过,可能拿不到毕业证和学位证。
 
但是真的因为不会游泳而不能毕业?不太可能。2006年,面临毕业的北大本科生中,尚有3人未通过游泳考试,已无补考资格,但是北大校方说:“如果学生努力了,但仍屡考屡败,老师们也会帮忙想办法。”
 
按照中国大学的风格,很难出现学生真的因为不会游泳而不能毕业的现象,这个校规本身,更多体现了提倡意义。
 
话题写作·模拟高考
 
阅读下面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清华大学规定,从2017级本科新生开始,游泳将与毕业绑定,通过后才能获得毕业证。
 
对此,有人认为,早在九十多年前,清华大学就有不会游泳不能毕业、不能留洋的规定,这一次不过是恢复以前的传统而已;而且会游泳是好事,可以锻炼全身肌肉,紧急时还能拯救生命。
 
当然,也有人认为,应该容许学生根据自己的身体条件与个人喜好选择适合自己的体育项目。要求所有学生必须学会游泳,这种做法是否有些强求?学不会游泳没有毕业证的处置是否不太合理?
 
对此,你有什么样的看法?写一篇论述类文章。
 
注意:①角度自选,立意自定。②标题自拟。③不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袭,套作。
 
写作思路·点拨
 
清华大学的规定有其合理一面:与毕业绑定,学生可以自救,能很好地塑造体型,能增强人的反应与平衡能力;在当今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运用这种方式,也对不重视中学体育的问题起到矫正效果。
 
但这项规定也有商榷之处:缺少民意调查,具有强制性;忽视了对个性的尊重,违背因材施教的原则;体育的考核不能因为其中的一项而否定了全部,对学生不应限得过死。
 
题目尽管规定了材料,但学生讨论的点还是很多的。游泳只是一个引出材料,学生讨论时完全可以跳出就事论事的狭窄空间,上升到本质性的思考:
 
(1)限制与选择方面。有限制,才有推动力;有选择,才有能动性。
 
(2)规定与合理方面。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尊重差异,才是合理。
 
(3)共性与个性方面。共性有普世意义,个性能彰显特长。
 
(4)传统与变化方面。传统不可丢,历史积淀体现名校特色;变化很重要,与时俱进符合时代要求。
 
学生若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将认识提升到这些高度,其思维无疑能超过一般的考生,作文获得高分也不在话下。(设题/洪方煜)
 
学生写作展示
 
刻板律令可休矣
 
徐世泽 | 文
 
当清华大学爆出“游泳将与毕业绑定,不会游泳不能毕业”这条规定时,人们一时众说纷纭。赞成者高呼游泳强身健体,有益体质,这点确实无法否认。但当规定演变成“刻板律令”时,以我之见,这有失偏颇。诚如是,刻板律令应休矣!
 
近年来,在应试教育背景下,中学生体质状况不容乐观。应该认识到,清华大学此次恢复游泳运动,应该是顺应时代潮流,响应国家全民健身之举,堪为当世标杆之举。引《少年中国说》所言,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弱则国弱。清华大学规定在校学生加强体育锻炼,实为涵养未来中国人才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必要之举。试想,若没有体育锻炼的相关要求,体育理念如何深入人心?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清华大学此举可谓是高瞻远瞩的明智行为。
 
然而,正如“二律悖反”所体现的,一味扩大律令的受众范围,一味将游泳视为毕业的通行证,这是否悖离了这条规定最初的目标了呢?
 
刻板律令的一再推行,是人们内心狭隘的自我短视以及忽略对方的自私性的现实投影。在社会急功近利、过于喧嚣嘈杂的环境里,有一点风吹草动,大家就急着鸢飞鱼跃,一心想着鲤鱼跳龙门。清华大学这一严苛律令,试图将学生体质一下子提升上去,却忽视了学生体质下滑的根源——应试教育。所以,过分强调学生学会游泳,实质上是领导个体情绪的表达,而非真正对体育精神的礼敬。
 
所以,我们需要明白,游泳永远不能成为学子毕业的一张通行证。过分地在孩子身上留下刻板烙印,要求所有孩子一概学会游泳,无疑是管理者不切实际的自我短视的诉求,其结果必定是,忽视了学生公众的自由表达,规定推行受挫,政令将无疾而终。
 
犹记冯友兰在《致函教育部》的抗辩中写道:“夫大学为最高学府,包罗万象,要当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岂可刻板文章,勒令从同。”由是,清华大学的刻板律令可休矣!如此,我们才能在海纳百川的大学精神所构筑的良性氛围内,“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阻碍”。
 
点评
 
本文观点明确,论述流畅,结构上层层延展,事例信手拈来,融合巧妙。开篇点明游泳与毕业挂钩实乃刻板律令,应休矣。第二段内容并未紧承其上,而是笔锋一转肯定学校规定的现实意义,彰显辩证思维。之后的论证过渡自然,一一剖析,“刻板律令的一再推行,是人们内心狭隘的自我短视以及忽略对方的自私性的现实投影”,就如警钟长鸣,点醒人们心中的迷津。最后,引冯友兰《致函教育部》的抗辩作为文章的收束,情感充沛,令人动容。
 
被绑架的游泳课
 
卢云鸿 | 文
 
清华大学将游泳与毕业绑定的要求引得社会浪潮翻滚。是居安思危,还是杞人忧天?这不得而知。于我而言,游泳课的归属依然在选修。
 
众所周知,游泳是件好事,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在危急关头拯救生命。大学是学习的殿堂,知识的学习与行为的规范一定有它的目的所在。毕竟,全球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学生溺水死亡,难道不应让所有学生掌握这项技能吗?
 
但我的答案却是否定的。
 
作为一项体育锻炼,游泳只能成为一项爱好而被大众接受。孔子早就提出“因材施教”这一科学观念,若让所有学生学习游泳,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体育锻炼的目的是强身健体,应该容许学生根据自身的身体条件与个人喜好选择适合自己的体育项目。
 
而且,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因溺水身亡的人群中,大多为会游泳的人,多数不会游泳的人,反而会量力而行或选择在岸上。正如墨菲定律所指出的那样,事情的发生往往比人们想象的要复杂。
 
也许,时代被围剿了。
 
思想的格式化、教育的应试化、精神的平庸化在这个时代蔓延开来,甚至影响到了大学殿堂。在我看来,游泳的必修格式只不过是畸形思想的缩影。早在九十多年前,清华大学就有不会游泳不能毕业、不能留洋的规定。当我们还在反思过去种种荒谬的思想时,这种枷锁式的规矩又一次束缚了清华大学学子的双手。这样的噱头难道还不多吗?这样的教训难道还不够深刻吗?要多少燎泡般的疼痛才能真正唤醒国人千篇一律的思维?
 
海德格尔曾言:“存在的被遗忘。”诚然如此,游泳课程在九十多年后的今天又一次被绑架。
 
我们已经反思得够多了,而又有多少人能够用人文的情怀、自由的思维状态主动涵养这个被禁锢的时代?格式化的游泳机器人并不是清华大学所需要的,而应让绑架的游泳课重回选修的海洋里,寻着心爱的人儿。
 
点评
 
本文整体论述结构完整,层层深入,有章可循。引“但我的答案却是否定的”“也许,时代被围剿了”单独成段,借用结构编排的外在方式凸显论点,直抵读者内心深处,令人心头一怔,发人深省。
 
无论是事实论证“全球因溺水身亡的人群中,大多为会游泳的人”,还是说理论证“思想的格式化、教育的应试化、精神的平庸化在这个时代蔓延开来,甚至影响到了大学殿堂”,两者做到了相辅相成,互为依托,使得论证连贯严密,发人深省。
 
整篇文章的论证过程章法严谨,语言平实有力,论证节奏循序渐进,一切相得益彰。
 
自 渡 
 
杨宇潇 | 文
 
在学生体质日益弱化的当下,在溺水而亡的学生人数不断攀升的今天,我们能轻易言说学游泳没有必要吗?不能!学习游泳应成学校必修课,但比起以毕业要挟的游泳课,加强学生的健康与安全意识则更为重要。
 
清华大学规定学会游泳者方可毕业,这一行为看似荒谬但确有其合理之处。我们应正视这样一个事实,技术巨流裹挟着快捷与便利迎面而来,解放了我们的身体与头脑,我们欢喜地享受科技的优越以至于听不见我们的躯壳因萎缩而发出的轻微声响,我们成了卡夫卡口中的“现实盲”。我们的双眼为各类新鲜有趣的信息网所蒙蔽,急躁的心无法沉潜下来。《中学生安全守则》这种朴素有用的文字有多少人读过?怕是寥寥无几。溺亡的数字总能扯动我们对安全意识关注的神经,但仍无法将我们从五彩斑斓的信息中拉出来。如此看来。强制性游泳规定,是无奈但也是必然的举措。
 
但以毕业要挟的强硬规定却难以使人心甘情愿地去学习,长此以往怕是收效甚微。体育测试就包含在当下中考项目中,因此学生不得不拼命锻炼,体育考试结束后,学生却对体育项目十分厌恶。清华大学的举措与我们的中考何其相似,所以前景并不被看好。
 
三毛说:“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自渡”,重要的是“自”,让学生们认识到学习游泳的重要性,让他们自主学习,得到的成效才是恒久的。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做的就是加强学生对健康与安全的重视。教育是必需的,但教育应如春风化雨,社会、学校、家长、个人都应起到相应的作用。庄子曰:“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无用也。”当我们认识到健康安全对我们的重要性,清华大学应该也不必再定下这样无奈的硬性措施了。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写道:“我们终将死于我们所热爱的事物。”这无疑是对我们的警示,放下手机电脑,抽空捧起《安全守则》,细细研读,我想,我们的心会开始颤动,渴望着去游泳,去运动。
 
点评
 
作者对当下学生身体健康问题的观照很深刻。科技给我们带来了便利,在新鲜有趣的信息交织的网络中,我们急躁的心无法沉潜下来。从这个层面来讲,清华大学将游泳与毕业绑定确实是必然的举措。但这个举措之下的学生是被逼而为之,所以前景并不被看好。作者提出,学生真正需要的是“自渡”:让学生们认识到学习游泳的重要性,产生强大的内驱力,这种动力才是有成效的。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ca88亚洲城